400-888-8888

项目案例

“就算命运放弃你我不会!”女孩照顾植物人男友三年背后看哭

2022-01-03 08:05

  2017年7月11日,年仅30岁的合肥小伙彭亚楼煤气中毒,被母亲葛玉梅和女友刘宁发现之后,紧急送到了医院。因为中毒较深,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在重症监护室里一住就是半个月。后来,经过艰难的抢救,彭亚楼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却迟迟没有醒来。

  不会说话,不会吃饭,不会走路看着原本健康的男友变成这样,刘宁心如刀绞。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,当时与男友相恋仅半年的刘宁并没有选择离开。

  刘宁坦言,当时也曾自问,“我要不要照顾他?”“万一他醒不过来怎么办?”“醒过来残疾又怎么办?”

  “逃避,是一件窝囊的事情!我一定要照顾他,我不想自己到老的时候有这样的遗憾,我不想让以后的自己后悔!”

  在合肥各大医院辗转治疗一年后,彭亚楼出院了。照顾病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更何况是植物人。刘宁说,男友原本身高将近1米8,对于瘦弱不到90斤的刘宁来说,日常的背扶照顾意味着困难重重。

  住院4个月的时候,刘宁曾对彭亚楼说,“我怕有一天请不起护工,我想靠自己的力量把你抱起来,带你锻炼。”可在病房里,不过就是个转身的距离,俩人还是栽倒了。“那一瞬间,他的泪水就淌下来了,我一下子就哭了。我知道他就是自己说不出来,他一定能听懂。”

  因为担心男友长期无法运动导致肌肉萎缩,只要一有空,刘宁就会帮他做,进行康复训练。除了这些,刘宁还要照顾他的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。“白天照顾他的时候,我很少喝水,因为怕上个厕所的功夫他就咳痰呛着了。”刘宁打趣说,自己已经不是“女友”了,像是在照顾“孩子”的妈妈。

  “刚开始,他连眼睛也睁不开,大小便完全失禁。”从中度昏迷,到浅昏迷,再到醒状昏迷;从眨眼到张嘴,再到点头,如今的彭亚楼已经能自主吞咽,有时还会哈哈大笑。虽然彭亚楼还不会说话,但也已经渐渐有了一些意识。这些变化都让刘宁无比欣慰。彭亚楼出事之后,除了刘宁,最心碎的莫过于母亲葛玉梅了,有段时间她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。好在有刘宁在身边不离不弃。

  “刘宁是我儿子的精神支柱,更是我的精神支柱!”在葛玉梅看来,让葛玉梅感动的是,从儿子出事至今,女友对儿子的照顾却没有一点点变化。

  “给彭亚楼吃的东西,刘宁要先自己尝一点,看看冷热咸淡;给彭亚楼换一个睡姿之前,刘宁要自己先躺着试一下,这种姿势是不是很舒服。”葛玉梅坦言,刘宁对儿子的这份照顾,很多时候自己作为母亲都赶不上。

  照顾病人一天、两天、三天、一个星期、一个月,往往不是什么难事,但这样日复一日的照顾,一坚持就是三年半却非常难得。这份坚持的动力来自哪里?在刘宁看来,彭亚楼迟早会醒过来。

  “如果我想离开的话,没有人会阻拦。”外人都觉得照顾植物人很辛苦,但刘宁从来没有当做负担,“我照顾他是心甘情愿的。每天都想着怎么才能更好地照顾他,反而浑身都充满力量。”

  刘宁的这份坚持的背后,也有自己父母的支持。“我妈经常给我打电话,家里其他事情你不用管。你要照顾好自己,这样才能更好地照顾他。”

  刘宁回忆,自己当初和男友相识是在瓜蒌地里。“他家以前是种瓜蒌的,那时候我们家人也经常帮他们种、采摘瓜蒌。”去年,百年不遇的洪水,瓜蒌地被淹,损失不小。如今,在照顾男友的间隙,刘宁还在网上直播卖瓜蒌子,补贴家用。在她看来,瓜蒌是自己与男友爱的见证。她也希望男友今后醒来,可以继续做这份事业。

  刘宁还把日常照顾男友的瞬间,用视频记录下来,发布到了社交平台,收获网友无数支持。网友“慢修远兮”评论说,“为你的善良点赞,为你的三观感到了不起,为你的维度感到震撼。我相信奇迹会出现,一切会逆转,期待奇迹。”

  刘宁说,“我对他的照顾是男女朋友之间的一种小爱,别人对我们的关心和帮助,才是一种大爱。这份爱,让我们有了更多动力支撑下去。如果有一天,自己强大起来,也会把这种爱心传递给其他人。”

  节前,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屯头村宫灯生产厂家赶制灯笼供应节日市场。藁城宫灯历史悠久、产品丰富多样。

  本届高交会在深圳会展中心(福田)和深圳国际会展中心(宝安)同时举办,其中线届“相约北京”国际艺术节即将举行

  金城山景区主峰为南充第一高峰,海拔824.6米。素有“川北小峨眉”“蜀都东来第一山”“养生福地,避暑天堂”的美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