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888-8888

项目类别三

模特身上的“假衣服”如何解决服装商家最头疼的问题?

2022-01-03 19:19

  最近,卖家得悉,犀牛内部正在推行一个神秘项目,它合作的品牌如暴走的萝莉、Teenie Weenie、探路者、Kappa等,都在用“虚拟样衣”来判断市场趋势,先用接近实际穿戴效果的3D样衣“探风”,再投产。

  去年9月,保密3年正式亮相的犀牛工厂,宣称自己要从工厂端切入,通过淘系电商大数据,对传统服装供应链进行柔性化改造。低调了一年多的犀牛,这次想搞什么大新闻?

  犀牛智造板房运营和3D打样开发负责人信程表示,这个名为“3D贴身打样SaaS平台”的项目,推行后将会是未来服装行业供应链升级的重要方向。

  犀牛宣称的“柔性供应链”和“小单快反”,如今已经被行业内广泛谈及,但服装的设计和生产还能更快一点吗?3D样衣究竟是什么?它所谓的新一轮供应链变革,将会给服装行业和商家带来哪些影响?

  简单来说,3D样衣,就是设计师给到图纸,工厂可以不生产实物样衣,通过技术展示出服装的3D效果,形成一件虚拟的“3D样衣”,甚至可以将其展示在模特身上。

  “由于3D样衣没有实物制作成本,我们可以打更多不同颜色、不同图案、不同印花大小的虚拟款式,我们还可以展示不同的上衣+裤子、上衣+裙子的搭配效果。”信程表示。因此,很多商家会把这些3D样衣图片直接摆上电商平台,进行预售。这意味着商家可以批量快速测款,更好地预判销量、控制库存。

  通过预售测款,是服装行业长期头疼的库存问题的一种解法。不少品牌直播间里的导购,手里拿的是还未进行批量生产的样衣,在看到加购和下单数据后,品牌才会向工厂下大货订单。但这也带来了一个新问题:当生产端跟不上服装卖爆的速度时,影响到消费者体验,也带来高退货率。

  和许多行业不同,一些服装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往往取决于对趋势的响应速度。早期,ZARA、H&M等快时尚品牌,靠着14天完成制版到上架的神速,站在了时尚的前沿;但到了2021年,横扫欧美市场的新秀SHEIN,将时间缩短到7天,1个月的上新数量就抵得上ZARA全年的量。

  但在传统的服装生产设计环节中,每个角色的职能都被拆分地非常细碎:设计师需要绘制设计图,选择服装使用的面料、辅料和图案;设计师助理紧接着进行矢量图绘制,标注尺寸并开具版单;制版师根据版单进行打版,然后才能由样衣工制作样衣,最后敲定量产。

  这样的流程往往需要耗费1个月时间,经历2-4轮返工修改、重新打版的过程。这中间各方的沟通成本非常高,且调整的次数越多,打样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也越高。疫情期间,品牌和工厂线下沟通不便,来回寄样消耗掉的时间,也可能让品牌错失销售机会。

  相较而言,3D样衣的修改非常便捷,通过犀牛智造的3D贴身打样SaaS平台,犀牛可以让设计线上的所有角色在线沟通、即时修改:包括设计师、制版师、样衣工、工厂……于设计师而言,3D样衣的价值在于降低了沟通成本、缩减了新品开发时间;于商家而言,则是降低了返工率、压缩了不必要的开发成本。

  信程透露,“一般来说,1天之内我们就可以完成3D样衣的制作,在线反馈给商家的设计师,几分钟之内就可以快速地对其进行调整,确定效果后,就可以生产实物样衣。根据品类不同,基本上无印花的针织类实物样衣需要3天,牛仔裤3-5天,羽绒服5-7天。”

  “以前设计很像是押宝,现在能做到追上潮流。”首批应用该方案的新品牌“暴走的萝莉”市场总监Jason表示,结合犀牛的3D样衣和柔性制造生产,极大地压缩了开发和上新时间。

  服装行业还有一个特点,设计师、版师的流动率往往非常高,很多设计稿在人员离职后就会丢失,而这对品牌风格的延续性,显然并不友好。

  “比如版师,中小商家要养一个版师的成本是非常高的,月薪基本都在1万以上,一年就是十几万,更不用说养版房。常有的做法是,生意旺季聘请一个版师,淡季就解雇版师以此来压缩成本。”信程表示。

  leyu乐鱼 - 官网

  从这个角度看,犀牛推出3D样衣的贴身打样SaaS平台,一方面解决的是成本+效率的问题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品牌的核心设计资料,得以沉淀和传承下来。

  “我们在为商家打造专属的数字数据库。该商家常用的版型、面料、辅料,我们对应帮他积累做成数字版型库、数字面料库、数字辅料库。这样在设计新的系列时,就能快速调取相应的材料。”信程还透露,目前犀牛自有的犀有面料库已经收录了火山岩2.0等70多种常用面料。

  困扰很多服装品牌的问题,是线上的高退货率。退货率高居不下,除了消费者等不了漫长的预售期,更可能因为衣服货不对板。

  一个摆在商家面前的实际问题在于,消费者看到3D样衣的图片下单后,会不会因为货不对板退货,拉高店铺的退货率?

  信程表示,3D样衣和实物样衣的相似度至少在90%以上,此前犀牛3D样衣转化成大货的转化率已经达到60%。而在传统的模式下,即使是自己拥有版房、培养版师的品牌,转化率也往往只有10%左右。

  此前,犀牛曾在一个服装趋势发布大会上强调,自己并不只是一家“接订单”的制造工厂,而是希望通过制造改造供需关系。尽管目前,3D样衣的打样服务只是作为免费的增值服务提供给核心合作商家,而且它更适合那些批量生产、更容易标准化的品类与品牌。但它的刀子,已经指向传统服装行业的沉疴。在未来,这项服务还会不断完善、逐步开放给更多的商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